古代玉器鑒賞——歷代玉器的雕琢技法

   

   玉不琢,不成器。顧名思義,每件玉器都要經過精心雕琢,至少要經過切割,才能成為一件工藝精美或素面瑩潤的藝術品,了解歷代玉器的雕琢技法或稱切工、做工,對鑒定玉器的年代不無禪益。

  古代制玉技法,源于制作石器。

  切、磋、琢、磨是玉石器所用的工藝程序。

  切,即解料,解玉要用無齒的鋸加解玉砂,將玉料分開;

  磋,是用圓鋸蘸砂漿修治;

  琢,是用鉆、錐等工具雕琢花紋、鉆孔;

  磨,是最后一道工序,用精細的木片葫蘆皮、牛皮蘸珍珠砂漿,加以拋光,玉器便發出凝脂狀的光澤。

  這套制玉技術,在商代已為工匠們所掌握。現今的玉雕技法,大體還是采用切、磋、琢、磨四種方法。先秦稱琢玉,宋人稱碾玉,今稱碾琢。

  新石器時代,由于所用的生產工具都是由石器制成,器物的做工受到限制,器物大多厚薄不均勻,往往一邊厚一邊薄,甚至出現開片時錯位的痕跡,而且造型不規整,如圓形的器物不夠圓等。

  器物的刃部不夠鋒利。如玉刀、玉斧、玉鏟的刃部較厚鈍,鉆孔往往出現上部大下部小的圓錐形,側觀孔壁邊緣往往留有旋轉紋。


1.jpg

紅山文化玉鸮

  紅山文化玉器,雕琢追求神韻,體表光潔,邊緣過渡自然,碾磨技術精湛,片狀器物邊緣較薄,似有刃,表面無玻璃光,但光澤細膩,個別器物表面有斑坑,小而深,呈密集狀。


2.jpg

良渚文化玉琮

  良渚文化玉器,直線紋是由筆直的陰線構成,細曲線紋是短而細的線條錯落連接而成。兩種不同做工的線條在同一器物上并存,就是鑒定其真偽的根據。商朝由于對石制工具作了進一步的磨光和修整,使這些工具更加鋒利和適用,特別是青銅工具的使用,使琢磨玉器的技術得到進一步的提高,能開出比較均勻而薄的玉片。玉器雕刻風格在于穿孔以及雕刻的線條,玉器雕刻的紋路多是呈直線的,流暢利落,陰紋比較多,陽紋少。


3.jpg

商代晚期青玉鳥形佩

  商代玉器雕刻穿孔也是非常有特點的,大部分均為兩面對打,呈外大里小狀,類似喇叭花的形狀。這種外眼大、里眼小的現象,俗稱“馬蹄眼”。在紋飾刻劃上,商朝是三多三少,即直線條多,彎線條少;粗線條多,細線條少;短線條多,長線條少。 商朝精致的器物上運用雙鉤擬陽線的做工刻劃,就是在器物上運用雙線并列的陰線條刻劃,以形成一條陽線呈現,俗稱雙鉤線或雙鉤擬陽線。


4.jpg

 西周人形玉璜

  西周玉器的做工,在雕刻玉器的風格方面與商代有很大的區別,例如雕刻的紋路線條多為彎曲的,但整體雕刻工藝精致,琢玉的技法以及造型不斷發生了改變。重視對紋飾的布局,線條漸趨繁復,以略帶弧形的線條為主,較多地使用長弧線,尤其是西周中晚期紋飾的結構與雕琢方法,陰紋紋飾開始出現互相勾連,陰刻線一面磨成坡狀,有斜刀的痕跡,俗稱“一面坡陰線”。“一面坡陰線”是西周玉器的典型做工。


5.jpg

春秋獸面形玉飾

  玉器發展到春秋戰國,雕刻工藝更為成熟,雕刻的圖案層次錯落,非常的講究,且玉沙開始被使用,技法要比商周時期更加的精湛。春秋時代玉器的做工和前朝對比,有新的進步,更注重磨制。春秋紋飾在西周晚期出現互相勾連的基礎上,出現了卷曲相連的紋飾,布局滿而密,不留空白。春秋晚期出現以隱起的密集的浮雕紋,并有平面淺陰刻寬帶紋。器物開片薄均勻規整,粗線條少,細線條多,且線條有毛口(即刻花紋、線條時在線條邊緣留下很多刀痕。


6.jpg

戰國谷紋玉璧

  戰國玉器刀工精細,器物邊角垂直鋒利,磨工精良,器物表面,尤其是陰線糟內光澤強烈。孔洞內壁勻稱光滑,極少見到因工具不力而殘留的制作痕跡。主要是由于鐵制工具的出現和普遍使用,使琢玉工藝突飛猛進。戰國玉器半浮雕、透雕盛行,對動物形象的刻劃,著意于眼、牙、爪等細部特征,于細微處見奇觀,極力刻劃出動物的本質特征。



7.jpg

漢代玉蟬

  漢代玉器物的做工特點,善于運用陰刻線,線條豪放,沒有戰國時代精細,器物棱角琢磨圓滑,大件器物刻工較粗,小件器物刻工較精細,細線條的刻道有毛道和跳刀的痕跡,線條不甚連貫。穿孔器物的孔洞內壁往往不夠光滑,常留有拉絲痕跡。漢代的葬玉運用“漢八刀”做工。“漢八刀”做工,不是代表整個漢代玉器的做工,而是僅指漢代“葬玉”的做工。漢代的“漢八刀”是指采用簡練的線條進行刻劃,運用推拓磨的雕琢技法,刀法粗獷有力,刀刀見鋒,剛勁挺拔,線條無絲毫崩裂狀和刀痕之跡。代表作品是玉豬、玉蟬、玉翁仲


8.jpg

唐代龍形玉佩

  唐代社會風氣開放,對外貿易往來頻繁,且該時代的女性地位有非常大的提高,故玉器雕刻多偏美感,出現了花卉、飛禽走獸以及人物飛天的圖案,尤其是獅獸的雕琢是非常精細的。唐代玉器刻工精細,細線條多。特別在唐代帶板上的人物,通身飾以短而密集的陰線。在動物的腳部、尾部也刻出很多的細線條,帶板上采用減地法,即池面隱起做工,刻線帶有繪畫性。



9.jpg

 宋代花鳥紋玉佩

  宋元時代玉器,由于受不同民族文化的影響,所以在玉器上也反映出民族和地方特色。這一時期的玉器非常的細膩,雕刻的器形也一般多為小件,而大型玉器比較少,由于該時代的書法、繪畫尤為繁盛,故玉雕雕刻風格多比較注重形似以及神態的契合。南方刻工細膩工整,北方刻工剛勁有力。但整體來說,雕刻的線條總感細弱。獸件的身上一般有上下對穿孔,且孔洞以方形為多,人物臉部的五官往往處于同一平面,且“八字眉”服飾上有淺細的“米字型”刻劃。



10.jpg

 元代螭紋玉帶飾

  到元代刻工一般粗獷有力,器表面往往留有鉆痕和鉈痕,還有險刀現象出現,拋光不甚講究。



11.jpg

  明代獸面紋玉觚

  明代玉器有了新飛躍,以揚州、蘇州為中心,琢玉業開始大發展。刀工粗壯,渾厚有力,生動活潑,寫生味濃厚,出現了浮雕、鏤空做工,還有雙層,甚至三層的鏤雕。器物表面玻璃光澤強烈,大件器物的表面也往往留有鉆痕和鉈痕。



12.jpg

  清代痕都斯坦玉嵌寶蓋盒

  清朝玉器特別是乾隆時期,玉器工藝迅猛發展,是我國治玉史上空前繁榮時期。這時期玉器精雕細琢,形象逼真,大量巧作作品問世,刻劃線條精細,磨光平滑,立體感強,花果的枝葉脈絡雕刻明顯,栩栩如生。鏤空、半浮雕、浮雕三種雕法盛行。其中以半浮雕和浮雕為主。嘉慶以后的玉器,其雕工慢慢趨向粗糙失真和呆滯。

老11选5块彩乐